设为首页加入收藏2018-10-24  星期三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寻亲园地 » 正文
  • 关于召开首届中华锹溪王氏宗亲恳亲联谊大会的通知
  • 江西省王韶研究会在南昌市胜利召开
  • 瑞昌市墩锡庄举办太祖再兴公生辰庆典
  • 热烈祝贺锹溪王氏总祠落成典礼圆满成功
  • 北宋著名军事家王韶后裔齐聚德安共商墓园重修
1 2 3 4 5
清明祭祖寻宗随记
 

       每年清明都要回乡下祭祖,每年都是祭祀自家亡故亲人坟茔。今年不一样,今年和村里人一起祭祀下陆王家的三位先祖,这也是我60岁第一次在清明祭祀三位先祖的坟茔,原因是今年有了时间。
        小时候就听父亲说过下陆王家三位先祖的故事,也一直铭记在心,今日记述祭祖过程将三先祖故事略记一二。
     2012年4月2日,天朗气清。早上八点,全村50余人(一般是每户一人代表,也有多户因有别事没派代表参加)在有色大板房王有干的小超市集中,分乘八辆小轿和一辆大吧,浩浩荡荡向长乐山村进发。朝洪公的坟茔位于长乐山南麓的山坡上,这里地势平缓,开阔向阳,大冶有色厂区和整个新下陆尽收眼底;放眼远眺,大冶市区和大冶湖历历在目。我们今日祭祀活动的第一站就是朝洪公的坟茔。
    朝洪公于明朝正德年间由江124次浏览西瑞昌经阳新朝阳里迁来大冶,至今刚好500年。据族谱记载:当日朝洪公携家出大冶北门,向北行20里在四棵枫树下的一座庙宇里落脚,当晚梦见一白发白髯老者托他六个字:逢墩止,遇灯落。梦中醒来,天仍未亮,他步出庙门,朦胧中见南面一里处,果然有一小土山,山下有一灯火忽明忽暗。这不正印正了刚才梦中“逢墩止,遇灯落”吗。从此,朝洪公就在此安家落户,也就有了新下陆王家300多户2000余人口。当年朝洪公落脚的地方就是今天新下陆西村石拱桥北,可惜那四棵古枫树和那座小庙上世纪50年代建设大冶有色时拆了;朝洪公安家的土山就是新下陆南约一公里的蟹子地,今天的墩下王家就是下陆王家的老屋。朝洪公生有两子,长子玉珊留墩下老屋,次子移居长乐山下,从此,下陆王家便有了上四门和下四门之分。下四门即玉珊公之后,以蟹子地为中心,有墩下庄、王思川、王家庄、王匡仁四庄,今约200多户1500余人口(其中有三分之一因工作原因分居全国各地);上四门以长乐山为中心,也由四个村庄组成,但人口不甚兴望,最大的庄子是刘王庄约40来户,上四门总共不到100户600人口。
      完成朝洪公的祭祀后,车队沿通村公路一路向南。虽然是村公路,但这几年国家投资全部修建了水泥路面,路况还不错,从路牌看,沿途经过下陆的长乐村、罗桥的黄秀周村、两塘村、双港桥村、梅爱竹村到烽火村。玉珊公的坟茔就在烽火村的中张庄前一座小丘上。这小丘位于罗(桥)金(山店)公路以南不到200米,两条溪流环绕交汇,小丘形成一个半岛。玉珊公的坟茔朝南,溪流在坟前交汇。背后有一座小土山,山后就是罗金公路,坟茔所在的小丘因三面环水名曰“水推磨”。此地在墩下庄西南约20里,据说是玉珊公请风水先生四处寻找至此,说此地风水极好,“水推磨”意为磨面舂米不停,世世代代足食有余。于是玉珊公就花了大价钱将此地方圆五里的土地全部买下,将“水推磨”作为自己的墓地。玉珊公是下四门之祖,相比上四门,人丁兴望发达,是否与此地风水有关?在此还有一事记录:在“水推磨”以西约50米,中张庄后的山丘以前都是王家的坟地,至今还有一古坟是村里人每年都要祭祀的。当地人说该坟墓的主人极其显灵。“文革”期间,当地红卫兵两次将其墓碑拆下,又两次被迫还原,原因就是墓的主人显灵,谁动其墓碑谁就当即生病,所以当地所有的墓碑在“文革”中全部被破坏,只有此公的墓碑至今完好无损。由于墓碑年代久远,字迹模糊,再者当时烧纸放鞭很难接近墓碑,所以未能看清碑文,不知此公是何许人。这是我下一步想要进一步弄清的问题。
   从玉珊公墓地出发,沿罗金公路至罗桥街道,再向西拐进上陈家咀庄前。这里本是一马平川的湖咀地形,不知为何独有一座不到米把高、方圆不过10米的土丘,思川公的坟茔就在这土丘正中。思川公是玉珊公后人,中间相隔几代尚未考究,我的老家村庄名曰王思川即取思川公之名字,我们都是思川公的后人。王思川和王家庄是下四门两个最大的庄子,现在庄子居住的共有100来户,加上在外地户口可能超过四门户口的三分之二(王思川在下陆王家八门中是在外人口最多的庄子)。从家谱中看,王思川庄的大半和王家庄的一半是思川公的后人,所以思川公的后人差不多要占下四门总人口的一半。小时候常听父亲说,过去从王思川到大冶县城15里,不走别人家的地,也就是说沿途全部是王家的土地,思川公的墓地就在王思川到县城的路边。父亲还说,思川公的夫人即我们的太婆姓罗,是六罗的姑娘,太婆的娘家很穷,太婆为了帮助娘家就把六罗畈的地契偷偷拿回了娘家,从此六罗畈就成为罗家的土地了。为此,思川公非常生气,死后还不让太婆与他安葬在一起,这也是在上陈家咀为何只有思川公一座坟茔的原因。

    思川公为何将自己的墓地选在此地,还有一说:这天,思川公在自己的土地上巡视,当巡视上陈家咀这片湖田时累了,就躺在芦苇丛中休息。刚好,有两个风水先生路过此地,看到这座土丘不凡,就说此地有风水,如做墓地后人必发。其中一人就地折根黄荆树条插在土丘上说,明天我们回来再看,如此荆条发出新芽说明此处风水好,我们就买下这块地,如相反则放弃此地。第二天一大早,思川公抢在两人之前来到土丘,见黄荆树条果然长出新芽。思川公随机应变,将长出新芽的树条拿掉,换上一根另外的树条,并躲藏在芦苇丛中,等待两位风水先生归来。果然,日近中午,两位风水先生回到此地,见黄荆树条依然如故,并未发出新芽很是惊讶,说我们看的应该不错呀,为何树条没有发出新芽呢,说罢也扫兴而去!于是此地后来就成为思川公自己的墓地了。
有关下陆王家的事情还有不少,只是有些记忆模糊,有些模棱两可,待我有时间寻出族谱一看,再作整理。


保存 | 打印 | 返回